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常识百科 > 法律居家常识 > 法律常识 > 陈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案—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犯罪主体的认定

本文标签:失职被骗案

陈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案—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犯罪主体的认定

 一、基本情况

案由: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

被告人:陈某,男,43岁,汉族,江苏省扬州市人,原任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_科科长,1998年1月6日因涉嫌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而取保候审。

二、诉辩主张

(一)        人民检察院指控事实

1997 年4月被告人陈某受本厂指派,到山东聊城谈生意。被告人陈某由于工作疏忽,在不认真审核对方主体资格及履约能力的情况下,与自称是聊城某物资机电公司经理 的王某(在逃)商谈业务,并签订了汽车购销合同。当月,被告人陈某根据合同将货物送往聊城,对方给付其一张价值35.6万元的假银行汇票,被告人陈某不辨 真伪,即将货物和人民币8000元回扣交给王某,后经确认,汇票系伪造。江苏某汽车制造厂因此遭受严重经济损失。

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陈某身为国有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致使单位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67条之规定,构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

(二)        被告人辩解及辩护人辩护意见

被告人陈某对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造成的损失没有指控的那么多。

被 告人陈某的辩护人认为: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某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缺乏事实依据。陈某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履行了一般注意义 务,没有严重不负责任。对方公司当时一有场地,二有人员,三有营业执照,而且陈某对营业执照进行了查看,应该说尽了一般应注意的义务。在合同履行过程中, 陈某也履行了相应的义务。履行合同过程中的主要义务,作为供方就是把货款取回。被告人陈某对汇票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查验后,才交付了货物,这符合一手交钱一 手交货的正常商业习惯,被告人陈某已经尽到了查验汇票,将货款取回的义务;他在途经山东泰安时还将汇票送到银行进行查验,泰安银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鉴别出 真伪。回到扬州后,该汇票交江阳开户银行扬州农行时,扬州农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鉴别出其是伪造的。可见汇票的伪造程度超出了一般人的辨认能力,超出了被告 人陈某的主观、客观辨认能力。因此,不能因为其未能鉴别出汇票的真伪,而认为没有尽到义务,对签订、履行合同严重不负责任。2.起诉书中指控陈某的行为构 成犯罪,尚缺乏法定前提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67条的规定,构成该罪,须有被诈骗的事实,没有被诈骗,也就不构成本罪。从本案看,所谓王 某的行为是因为躲债还是诈骗,尚无定论,控方也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王某实施了诈骗,因此对王某行为性质的认定须以法院的生效判决为准,否则就不能最终 确定王某构成诈骗罪,也就不能认定被告人陈某犯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3.被告人陈某不符合本案所涉罪名的主体资格。构

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必须是对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而陈某仅是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部一名具体办事人员,即业务员,不具有主管人员的特定身份,因而不构成本罪的主体。

三、人民法院认定事实和证据

(_)认定犯罪事实

被 告人陈某于1997年4月初,受本厂指派到山东聊城联系汽车销售业务时,既未到工商部门审查对方单位的主体资格,也未到有关部门咨询其资信情况,即草率与 自称是聊城某物资机电公司经理王某签订了购销两辆汽车的合同。当月中旬,被告人陈某根据签订的合同,将本单位生产的jQ4100型汽车两辆(总价值人民币 29万元)送到山东聊城后,王某给付其一张面值为人民币35.6万元的汇票。被告人未到银行对汇票的真伪进行鉴定,即将车辆和8000元人民币回扣交付给 王某。该汇票经银行鉴定系假汇票。此后,经侦查查明,王某是用假身份证租房后,又以虚构的山东省聊城某物资机电公司与被告人陈某洽谈的购车业务。现王某在 逃,车辆一直未能追回,致使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遭受严重经济损失。

(二)认定犯罪证据

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陈某陈述,其受厂方委托于 1997年4月8日在山东聊城与聊城某物资机电公司的王某签订购销汽车的合同。因是一次性买卖,钱货两清,故未对对方的经营场地、经营范围、经营实力等状 况作详细了解,只是一般地看了工商、税务登记,对汇票未作真伪的鉴别,致使两辆汽车被骗的事实。

证人证言

(1)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 副总经理顾某证实,被告人陈某是销售科科长,主要负责山东的销售业务。1997年4月被告人陈某受单位委托到山东聊城与需方客户洽谈汽车销售业务。关于业 务结算方面,单位在外面一般不用汇票作业务,但被告人陈某用汇票进行交易是按协议进行的,单位是同意的。用汇票进行交易,单位也有规定,即汇票要到银行确 认后,才能交货。

(2)山东聊城市某宾馆服务员槐某的证言证实,1997年3月15曰至4月13日有一个叫王某的人包了宾馆205房间,定期1个月,期未满就走了,账也未结。

3.书证

购销协议。该协议证明1997年4月8日被告人陈某代表甲方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王某代表乙方山东省聊城市光大物资机电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一份,约定甲方向乙方提供JQ4100型半挂汽车两辆,每辆17.8万元,合计35.6万元,货到聊城后,

乙方负责验车后交甲方35.6万元的银行汇票,甲方交规定的车辆及有关手续,当时货款两清。

租赁协议。该协议证明,1997年4月8日赵某代表甲方山东聊城市某汽车贸易中心,王某代表乙方山东聊城某物资机电公司,签订了_份租赁协议,约定甲方于1997年4月8日将一间房屋租赁给乙方,租期两个月。

中国工商银行汇票一张,证实山东省聊城市光大物资机电公司与汉阳汽车制造公司以汇票结算,出票金额为35.6万元。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一份,证实江苏某汽车制造厂系全民所有制企业,经营、制造货车。

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提车通知单一份,证实JQ4100型车两辆,价值21.4万元,提车通知单系1997年4月12日由被告人陈某经办。

四、判案理由

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

被 告人陈某受厂方委托直接负责某一地区的销售工作,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致使国有企业的财产被骗,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触犯 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67条之规定,构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某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指控的罪名正确,应予采 纳。被告人陈某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并予以缓刑。被告人陈某的辩护人提出陈某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理由为:

被 告人陈某的行为具备签订、履行合同失职罪的全部构成要件。被告人系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的一名科长,按照分工直接负责山东等地区的销售工作,签订购销 汽车合同的权力,属于该销售公司中对签订、履行合同起着决策作用的主管负责人,故符合该罪特殊主体的资格。被告人陈某主观上具有过失,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 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由于疏忽大意未能预见,导致货车被骗结果的发生。在客观方面,被告人陈某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仅是一般地看了工商、税务登 记,未认真审査对方的合同主体资格、自信状况、履约能力,对提供的汇票未按单位的规定进行鉴别真伪,轻信对方,盲目把货车交给对方。由于其严重不负责任导 致货车被骗后无法追回,给单位造成了重大损失。被告人陈某的行为直接侵犯了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制度,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辩 护人提出的被告人不具备特殊主体资格和认定其严重不负责任缺乏事实依据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合同的对方当事人王某在与被告人陈某签订、履行合同过 程中,利用假汇票进行交易,骗取货车后即逃跑,给国有企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足见其不仅无履约的诚意,而且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动机和目的,犯罪故意 明显,其行为应认为已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王某作为犯罪嫌疑人,依法应追捕归案处罚。至于其是否被抓获,是否已被定罪判刑,不影响本罪的成立,故而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被告人陈某案发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真诚悔罪,其所在单位也出具要求对其从轻处罚的公函,据此,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其犯罪情节,悔罪表现,在社会上不致再危害社会,可对其使用缓刑。

被告人陈某的犯罪行为发生于1997年刑法公布实施以前,根据1997年刑法第12条关于溯及力的规定,对被告人陈某的行为,应适用1997年刑法的规定处罚。

五、定案结论

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条第1款、第167条、第72第1款、第73条第2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陈某犯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六、法理解说

被告人陈某行为构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法院的判决是妥当的,本案涉及以下几问题。

(-)被告人陈某不是国有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能否构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主体

1997 年刑法中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主体是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如何理解和认定这里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理论和实务界存在两种 不同的意见。一种观点认为,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与国家机关人员签订、履行合同两个罪名的分立是立法技术的结果,两者共同构成完整的国家工作人员失职 被骗罪。国家机关之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均应视为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主体。另一种观点认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作为一个专门的法律术语,源于单位犯罪 处罚主体的规定,其内涵和外延均明显窄于国家工作人员。两种意见的分歧在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是否包括单位管理人员之外的其他责任人员。?我们同意后一种 观点:一是从相关的立法例来看,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有别于一般的国家工作人员,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相对应的应该是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 员,而且立法上将后者规定为犯罪主体的也不乏其例,比如为亲友非法牟利罪。二是从解释的法定性、一致性的角度,应当将作为犯罪主体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与 作为处罚主体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作同一理解。刑法规定中先后出现的同一法律术语,宜作前后一致的连贯性的解释。三是在现实

①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第二庭主编:《刑事审判参考(总第35集)》,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32页。

生 活中,代表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签订、履行合同的往往并不是主管领导,而绝大部分是所属的部门领导,甚至是具体的工作人员,如业务员等。他们受国有公 司、企业、事业单位授权、委派,有权代表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与他人签订、履行合同,并对合同的签订、履行起领导、决策、指挥作用。若这部分人在签 订、履行合同中严重不负责任而致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但只因其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而不予追究,显然不符合刑法第167条的立法本意。

结合刑 法第167条的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一应该有管理人员之身份,行使实际管理合同的职权,对签订、履行合同起直接领导、决策、指挥作用;二是对合同的 签订、履行负直接责任。由此,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主体是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中对合同的签订、履行起领导、决策、支配作用,并对合同的签订、 履行负直接责任的人员。概言之,谁对合同签订、履行决策、负责,谁就是该罪的主体。这样,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单位的分管副职领导、部门、分支机构的负责人 均属管理人员。而且对合同的签订、履行负直接责任的人员,不一定具体参与合同的签订与履行。因此,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主体既可以是国有公司、企 业、事业单位中主管合同签订、履行的领导,也可以是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中主管负责合同签订、履行的一般工作人员。

在本案中,被告人陈某作为 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的一名科长,经公司授权,对外可代表公司与他人签订购销汽车协议。对于江苏某汽车制造厂销售公司而言,被告人陈某在授权范围内对 合同的签订、履行起领导、决策作用,并对合同的签订、履行负直接责任。所以,被告人陈某可认为是国有企业中对合同的签订、履行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辩护人 认为被告人陈某仅是江苏汽车厂制造厂销售公司的一名具体办事人员,即业务员,不具有主管人员的特定身份,是对签订、履行合同罪主体的误读,其辩护意见不能 成立。

(二)构成本罪是否要求以合同对方当事人构成诈骗犯罪为前提

按照刑法第167条的规定,成立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客观上要求行为人在签订、履行合同中因严重不负责任而被诈骗,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有 些论著认为本罪与刑法第224条规定的合同诈骗罪都是对合犯,并认为虽签订、履行合同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过失,合同诈骗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但此两 罪仍然构成对合犯,因为两者表现为无此便无彼的关系,即没有合同诈骗罪也就没有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反之亦然。?有些论著则指出成立签订、履行合 同失职被骗罪并不需要合同对方当事人成立合同诈骗罪为前提。?我们同意后_种观点。我们认为对合犯中的对合是特定犯罪构成必要要件的对合,而不是犯罪的对 合。即在对合犯中,并不意味着一罪的成立以相对合的另一罪为前提。成立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也并不需要以合同对方当事人成立合同诈骗罪为前提,只要认 定合同相对人有诈骗行为即可。

因为,在刑法第167条描述的罪状中使用的是被诈骗这一用语。而诈骗一词在刑法中是有特定含义的。它是 指那些根本没履行合同的诚意与能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手段,骗取公私财物的行为,这和合同纠纷中的欺诈存在截然不同的区别, 后者尽管也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但毕竟具有合同交易的实质内容,合同对方当事人按合同支付了相应的对价。在这种情形下,行为人在签订、履行合同时也有一定 的欺骗行为,例如为了作成交易而夸大自己的履约能力,或故意提供不合格产品

本文链接: http://xiaochangshi.hjbaogao.com.cn/falijujiachangshi/falvchangshi/128598.html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行业百科常识网 版权所有 © 本站所载信息及数据部分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本站收录的内容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hjbaogao@163.com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 。